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都市】【山村调教】【完】

【都市】【山村调教】【完】

山村调教(一)有些事情往往会在不经意的一刻改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在一个小山村待了两年。两年里,工作经验获得不少,更让我遇到了一个永生难忘的女孩。

  她叫锦芳,今年才二十岁,其父是这里的村支书,做事情干净利落。生得三个女儿,大字不识几个,却硬是把上初二的老大锦芳拽回了家。我问他,他说,这里不比城里,加上民族的习惯,女儿大了会嫁不出去,遭人笑话。后来我发现,这里十四、五岁出嫁的女孩比比皆是。也许,这也正是我调教锦芳会一帆风顺的一个原因。

  我就住在村委院子里,吃饭由支书家照顾。因为我帮支书干成了两件大好事,他名利双收,更是没拿我当外人,硬叫我住到他家里,为了图个清静,我婉言谢绝。他又过意不去,就把工作全推给我,并打发大女儿(后来我叫她小芳)天天到村委给我打下手,照顾我,自己好跑上层路线。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另有所谋。几天下来,我见小芳也乐得在办公室和我相处,对我照顾得也特别细心,勤快得像个小媳妇。我说::“你这样细心,快成小媳妇了。”她抿嘴一笑,样子很好看。

  有一天,我有事情要找他,可手机关机,我让锦芳去家里找。小芳回来说家里没有,可她神情很不正常,脸红得发烫,不敢正视我。我就自己去找。结果在一个小偏房里听到了男女交欢的声音。找了个小缝一看,支书和一个女人赤身相交,男上女下交得正欢,老支书晃动着腰,呼赤呼赤喘粗气,女人的大奶子左摇右晃,咿呀乱叫。活春宫呀,想走却挪不动腿。

  这时,只听那女人“啊……呀…”两声尖叫,传来支书的声音:“怎么样,舒服不?”

  “好……美呀,心肝儿,快…快……”

  “我鸡巴……粗不粗……?”

  “快……粗……粗……整死我了……”一阵猛烈的皮肉碰撞声夹着两人的哼叫高分贝地传来。接着,支书的腰一阵乱颤,长长地叫了一声“啊……”那女人更疯,双手紧紧搂着男人的腰,嘴张得老大老大,“啊……呀……哼……”小嘴居然红得发亮,没想到一个农妇做爱会抹口红。

  好一会儿,那妇人起身推了推身边无力的支书,说:“死鬼,我下面还痒,我还要……嗯……”

  支书伸手拔了拔女人的一对大奶子,那大奶如皮球般晃动起来,说,“鸡巴软了,你想要就自己弄……”我发现,这妇人不是支书的老婆,有三十五六岁,胸前一对乳房又大又圆又挺,那是好多城里女人花钱也做不来的。我最喜欢女人圆挺的乳房,那是最能体现女人味的。

  “那你吸吸我的奶子好不好?”

  “改天再吸,你先吃我的。”

  女人温柔地“哼…”一声,拿指头轻轻戳了男人额头一下,起身抓住软了的黑鸡巴送进嘴里,一下一下地舔吸起来。我操,这农妇还会A片里的吹萧,真他妈的开放。我不由狠狠咽了咽口水。你还别说,小红唇舔吸黑肉棒还真有AV女郎的功夫。

  后来,我不知是怎么回去的,满眼全是大奶子大屁股,耳边尽是淫叫声。小芳说回来时,两眼快冒火了,倒水时洒了一地。

  和小芳相处时间长了,她也大方了许多,一天到晚有说有笑的,小脸越发红扑扑的,眼睛里的柔情一天比一天充溢。一天,我和她谈起那天的事,她才告诉我,她经常碰到她爸那样做,有时和妈妈,有时是和村里的女人,而且也不回避她。“你不害怕?不知道不能看?”我问。小芳说:“我爸才不管,说我该找男人了。”我说:“你就那么想嫁人?”小芳深情地看着我说:“不嫁人别人会笑话的。有人疼有人爱不好吗?”“你知道什么是爱?才多大呀”“我妈可疼我爸了,我妈在我爸怀里快活得大喊大叫,老把我吵醒。”“你……你老偷看?”小芳笑了笑,说:“老撞上,有时也偷看。”“你不害燥。”小姑娘有些不高兴了,小脸一扬:“有什么羞的,我早就大了。”说完,屁股一扭走了。我这才发现,那屁股圆圆的,很性感。好,你不羞,我就吃你。

  自此以后,我发现小芳老爱和我独处,经常懒着不早些回家,而且衣服洗得干净,换得也勤,还改口叫我哥哥,我一人在外,听到长得和我一样高的小姑娘甜甜地叫“哥哥”,心里那高兴劲别提有多高。我也经常从城里给她买来些漂亮衣裙,小芳一家特高兴,老夸我。她妈也变了,这个在我面前特正经,在坑上风骚十足的妇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还问我想不想家。我自然说:“想,很想,你看你们一家多合美呀。老哥人缘好,外面有人夸,家里有人爱。”

  有一次吃饭,支书不在,小芳妈趁小芳去厨房,向我诉苦,但我怎么听都像是在暗示什么。她坐在我身边,说:“其实,我有苦说不出,他在外面乱搞女人,村里的媳妇八成都和他睡过。”“你不管他?”我问。

  “管是管,可不起作用,说重了,他就不和我睡,说轻了,当耳旁风。再说了,我晚上没他不行,我舍不得他。”“你是说,他对你还是好的?”

  小芳妈眼睛一亮,抬头说:“他对我可好了,所以只要他不扔下我,我就管不了。”不害燥的骚女人,我心里骂了一句,说:“你俩可要小心,小芳跟我说她老被你们吵醒她。”其实 我想说我见过支书和别人在你家床上,又咽下去了。小芳也刚好进屋。我就回去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九点多了,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小芳她妈。让进屋倒了一杯水给她,她就顺势坐在了我床上。一问才知道,是支书两夜没回来,说是和镇领导打麻将去了。她知道是和别的女人上床去了,无奈才来这儿的。

  “他自己快活了,却把我扔下不管,他也知道我晚上没他睡不着,小兄弟你说咋办?”这时我才看清她身上只套着一件红羽绒外套,扣子没扣好,半个胸都走光了。你还别说,皮肤很白,估计奶子也不小,那乳沟可深了。小嘴红红的,估计抹了口红,头发披着,也很顺。这不勾引我吗?我知道这女人没安好心。

  我没好气地说:“咋办?支书找女人,你睡不着也去找男人,不就结了?”没成想,支书老婆一听这话,“哇……”放声哭了起来。我吓得赶紧起身去哄她,要知道,半夜女人的哭声从村委院子传出,可不是闹着玩的。更糟糕的是,我越劝她越哭,后来干脆伏在我肩上不起来了。

  在我的连哄带吓下,我把她扶出门往家送。我一手搂着玉琴的腰,一手拉着她的手,几乎是抱着了。对了,小芳妈名叫马玉琴。快到她家门口了,该死的玉琴说要撒尿。还没等我站好,她就一把扯下裤子,蹲下来开尿。夜色中,只见那大屁股很圆。等“哗---哗--”声响毕。她却说:“让你见笑了,小兄弟,快拉我一把。”声音很娇美,让人心动。我连忙拉她起来。可她起来后不动手穿裤子,小嘴贴在我耳边,柔声说:“麻烦你-----帮我穿上裤子,好不好?”我心想:完了,这女人缠上我了。我也不是木头人,心里早就痒痒了。轻轻伸手抓住裤腰慢慢往上拉,拉到大屁股上时,手擦到了那嫩肉上,玉琴不由地扭了扭腰,屁股向后撅了撅,有意往我手上靠。哇……骚女人。

  我的手不由地使劲抓住那团肉捏起来。每捏一下,玉琴就夸张地大声呻吟一下,“嗯……呀……嗯哼……”“嗯……你坏,嗯……哼……”我就纳闷了,一个有三个女儿的农村妇女,这撒娇的样子怎么像个小媳妇。一会儿,玉琴的双臂绕到我的肚子上,越搂越紧。丝丝长发撩得我脸上痒痒极了。“嫂……子,嫂子,快放开,这样……不好。”我有些结巴了。“那你捏我干啥,捏得我心慌。”“到家了,小芳知道了可不好。”我说。玉琴抬起头说:“我本来就睡不着,你刚又捏得我浑身发软,还怎么睡?”

  “那…那……”我无语。

  “那什么,走,哄我睡着了你再走。”玉琴说完,拉着我就往家走。我急了,说:“先等等,把裤子穿好。”“哈哈,没事,屁股出来除了你没人见。”

  俩人小心地进了家,我被她一直拉进她的卧室。一进门,她轻巧地关门、插门,快步上坑,跪在炕上拉被子。动作连贯,裤子还缠在大腿根,大屁股露在外面,在灯光下显得又白又大。拉好被褥,她才回身坐在炕沿上,两眼放光,微笑看着呆在门口的我。

  对视了一会儿,玉琴“吃吃”笑了,伸出右手向我招招,说:“快来呀,快……点……过……来……”

  我没动,她跳下炕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来,小兄弟,再给我捏捏,很好受的。”我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玉琴主动地转身撅起屁股让我摸。然后转身就把小红唇贴到我嘴上。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搂紧了她激烈地亲吻。

  当两人的小舌搅在一起时,我知道我被她缠上了,不让她在高潮中睡去是不行的。好久,俩人才分开来,我忘了自己是谁,玉琴也火辣辣地看着我等待着眼前的小伙子来填满她深深的欲望。

  “来,我热了,帮我脱了衣服,好不?”玉琴柔声说道。我慢慢解开红羽绒外套的扣子,一对大奶子就跳了出来,没想到她的奶子和那天躺在这炕上的女人的一样圆挺,随着红羽绒外套和裤子落地,一个身材标准,胸部丰满的白净女人体展显在眼前。“你怎么这么白呀?”我惊讶地问。“以后告诉你。来,抱我上坑。”我听话地抱起她,轻轻地放在铺好的被褥里。不忍心盖上被子,有点痴痴地欣赏着这个难得的农村妇女的裸体。小肚子不是太大,双腿却圆润细长,双臂修长,手腕上下黑白有点分明,那是干农活的结果。双腿的交汇处,倒三角形的阴毛浓密油亮,与皮肤形成很大的反差。此时的玉琴,双腿不安分地上下交错摩擦,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在等待男人强取豪夺,一手轻轻地拔弄着有点发黑的乳头,期待着孩子般的吮吸,一双迷离的眼睛,深情地注视着坑下的我静观男人的举动。我饥渴地舔了又舔双唇。

  “小弟……快来呀,我……我想让你抱着我睡,来……上来呀。”

  “我……我不敢。”

  “别怕,怕什么,我睡不着,我有那么好看吗?眼都直了。”

  “没想到嫂子脱光了这么漂亮。”

  “是吗?那里好?” 玉琴说着,故意把双腿分得大大的,“你说那里好看?”

  我说:“全身都好看。”

  玉琴“扑赤”一笑,大声说:“那还不来抱我睡?”我应声跳上坑,搂住美人一阵狂吻。直吻得她娇喘连连。“小哥哥,脱了吧,我要睡你怀里。”我以最快的速度光了身子,钻进被子。她上至乳房下至阴部整个身体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她长得不胖,身上线条柔和,皮肤白嫩,阴部肥厚,小阴唇挺长夹在大阴唇中间形成三道缝,看上去就像 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我抚摸着她的小腹一直摸到她的阴毛和大腿,我用手指轻轻拨开她的大阴唇,仔细看她的穴,她顺从的抬起双腿,伸过手来毫不害羞的扒开她的穴让我看,她那成熟女人的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很兴奋伏下身去用手拨弄着仔细看起来。

  我不顾一切的凑上去,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起来,没有什么怪味,我开始大胆地舔起来。我用舌尖顶着她的阴蒂用力舔着,她当即兴奋不已,身子扭动起来急促的喘着气,大声的哼哼起来,我一下接一下的从她的小窝窝下面往上舔,每舔一下,她的屁股就一抬一抬的,腰都拱了起来 ,两腿向后一蹬一蹬的,那一定是太兴奋了,是受不了了。我停下来问她喜欢吗?她迫不及待的说:“好舒服……我……喜欢……喜欢。 ”我低下头来继续给她舔,她努力用双手扒开阴门配合我。我从她的阴道口舔到她的小阴唇,再顺着她的小阴唇舔到她的穴豆豆。每舔到她的阴蒂我都用力快速多舔几下,她兴奋得张嘴大口喘气,身子一弓一弓地向后退。

  终于玉琴吃不消了,突然爬起来推着我躺在坑上,她反趴在我的身上急急切切的捏起我的鸡巴, 再一次含在嘴里快速的吸聒起来。她的穴刚好对着我的脸翻开。我刚想再给她舔,她看到我的鸡巴直直的竖起来了,就迫不急待的翻转身体压在我的身上。一手扒开自己的穴,一手捏着我的鸡巴对上去就往里塞,身子一下一下往下压。我眼看着我的鸡巴一下一下越来越深的插进了她的穴里,感到插入的并不深,她的淫水很多,穴眼湿润,感觉滑滑的,当插入的不能再深的时候,她就伏在我的身上自己一起一伏地干起来,这种姿势我并不用力,但插入的太浅不够刺激,她的穴很温暖也很肉感,我感到我的鸡巴的确插进了她的穴里,但没有那种紧握感而是一种特殊的夹持感。

  她卖力的一上一下的用力套 弄而且动作越来越快不一会我就开始感到兴奋了,而且已经开始有射精的升腾感了,有些受不了了。为了防止过早完事,我挣脱了她,翻身起来,眼看着我的鸡巴从她的穴眼里滑出来,上面很湿,我顺势把她推翻在坑上,她心领神会,知道我要换个姿势操她,她立即顺从地平躺在床上,我翻身反跨在她的头上,用鸡巴对准了她的嘴巴,她毫不犹豫的张开嘴承接了我的鸡巴,我顺势向下一趴就把鸡巴操进了 她的嘴里,我的脸紧贴着她的小腹用手扒开她的阴穴,一边揉弄一边舔起,来同时我拱起身子一起一伏的像操穴一样操她的嘴,她一点也不含糊,紧含着我的鸡巴随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插进抽出而且还不停地叫:“哼…哼……啊……”我用手拨开她的小阴唇,用手指揉搓着它的阴蒂。

  她含着我的鸡巴直哼哼,身体开始不停的扭动,我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她的阴道滑滑的,就这样玩了一会,我感到很兴奋,但升腾射精的感 觉已经控制住了。我从她身上翻下来转过身子,她马上会意的翘起了 双腿摆出了挨操的姿势。我挺起身体,用鸡巴头在她的穴缝里蹭了几下就顺利的插进她的穴里开始正八经的操她了。我一边用力抽插一 边搂着她,抚摸她的奶子捏她的奶头。我低下头舔她的奶头,她抬起身迎着我,和我接吻,一对上嘴她的舌头就伸进了我的嘴里,用力吸 聒,同时伸过双臂紧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向自己身上压,帮着使劲。

  玉琴身子还一挺一挺的迎合,嘴里喊:“美死了……好美……嗯……”这时我感到她的穴里一阵阵紧缩。“……快活死了……操死我了……快……”她不停地叫着,我这时明显感到兴奋在迅速上升,我有意控制自己放慢了速度,平缓了片刻再次用力操她,她同样加紧了配合紧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帮着用劲,同时身子乱拧起来,一扭一扭的磨我,没几下我就又忍不住了,我抱着她的屁股用力的制止她的疯狂。 她也很知趣,配合着放慢了速度,就这样反复了三四个回合我再也忍不住了,本想再次延长时间,急急忙忙翻身下 马从她的小穴里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

  她正扭得来劲呢,突然见我停了下来,她愣了一下娇声娇气地说:“快……你好坏…快来!”我努力强忍着不要射精,但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强压着精关并拢双腿,面对着她,我的鸡巴涨的有红又硬,她抬起身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鸡巴,脸上露出渴求的样子,显然她正在兴头上,我马上一手压着精关,一手揽过她那苗条的身子,最后一次把鸡巴插进她那幼嫩的穴里,猛烈的操起来。

  她也像发疯一样紧紧抱着我的屁股,身体疯狂地上下摆动着,嘴里大声喊叫:“哥哥……我的心疼哥……啊……美死我了,美……美……快……快操……”

  “啊……快……快……我要……要……你的鸡巴……鸡巴……操我的小肉肉……啊…呀……”

  我明显感到了她的阴道在剧烈的收缩,她的手指抠紧了我的肩膀,身体在颤抖,直到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软下来,她才停止了扭动,我趴伏在她身上,她也静静的躺着,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她也轻轻的亲吻着我,真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一样。一会儿,我问她:“谁教你这些的?”

  “我和老公经常这样玩,他老拿些录像来看,看完就学着干我,时间长了就会了。”

  “你们每天晚上都玩吗?”“差不多吧,开始我吃不住,后来他给我吃了几副中药,我越玩越想玩,有时不玩反倒睡不着。”

  “所以你就来找我?”我反问道。

  “哈哈哈……”

  (二)自那以后,玉琴格外对我关心,经常给我做好吃的。一天晚,支书又去县上忙公事不回来。玉琴早早地跑到村委院子来告诉我。一进门,就附在我耳边说:“今晚你哥不回来,我给你最做好吃的,晚上别回。”我故意挑逗她:“什么好吃的?能有你的肉好吃?”“玉琴脸一红,轻轻拿手捅一我一下:”桌上有好肉菜,炕上也有你最爱要的肉。“说完,扑到我怀里,我们好一阵热吻。完了她赴到门口,转身微笑着说:”我过会叫小芳来叫你,你可要快点呀。“那样子,比一个妻子还有味。

  当我和小芳走进堂屋时,一桌丰盛的饭菜已上桌。玉琴忙招呼我坐下动筷。期间,玉琴不时给我挟菜,眼里充满了对我关爱和敬重。小芳也不时叫我哥哥,给我添菜,眼神也火辣辣的,小脸可红了。我暗想,我早就想吃你俩了,等着吧。

  饭后,小芳去洗碗。玉琴收拾炕。收拾完,我们一起看电视。小芳最近迷上了玩电脑。对了,村委的电脑和网线都是我的功劳。在村委事务上帮了支书好大忙。他特感激我的。小芳去村委上网,玩游戏。

  ”哥,你在家坐会儿,我去玩游戏了。你一来我就只能干看着。“玉琴好像巴不得小芳走,冲着已到大门口的她说:”丫头放心,我让你哥迟点来,你好好玩。“说完,一脸得意地向我笑。我一把拉她入怀,吻着她,说:”你个坏蛋,看我怎么收拾你。“”哼哼!有本事就别回去,睡我炕上。“”好了,我去插门,再洗洗脸,你先上我的房里上炕等我,好吗?“进了那房,玉琴早已将被褥铺好了。这次的新的,桃红的被面上金丝绣的鸳鸯对对戏水,厚厚的羊毛褥子压上去软软的,一对红色的枕头静候在炕头,窗帘、床单都是粉色的,干净整洁。

  ”这骚婆娘,整得像是结婚,心计不少呀。“我叹到。

  ”小哥,像不像回家了?“不知何时,玉琴站在我身后,只见她换了一身碎花棉布睡衣,洗了脸,长发散披着,还挺顺直,显得年轻了许多。

  ”你搞得像是入洞房。“我说。

  玉琴自己上了炕,轻轻解开衣扣,对我说:”上来吧,就当是入洞房,我没新娘那样年轻。你别嫌弃就行。“声音轻柔,说得人不由下体发胀。

  ”我不会嫌弃的。你还真有一套。“”快来吧,小哥,我想要你。“我上了炕,玉琴一一脱去我的所有衣裤,一把抓住我的鸡巴,轻轻搓起来。我捧她的圆乳,又揉又吸。不一会儿,玉琴就进入了状态。双眼紧闭,浑身扭动起来。我把双手环抱着玉琴的细腰,温柔地在她细腻光滑的后背上抚弄,嘴唇在她娇嫩绯红的乳头上吸吮着,玉琴喉中发出紧张的颤音,浑身的肌肉仿佛都在我的抚弄下绷紧起来。我亲吻着她的小嘴,抚弄她结实富有弹性的乳房,而玉琴闭上眼,老老实实地套弄我的阴茎,阴茎在玉琴温柔的套弄下迅速涨大,硬度有增无减。我嘻嘻笑道在她耳边说:”玉琴,我的大不大?“玉琴红馥馥的脸蛋似乎要沁出血来,她咬了咬唇,大声说:”大,上次弄得我好舒坦呀。“那阴茎涨得发痛,已经无法忍受了,我用腿轻轻顶开玉儿嫂的双腿,她完全主动地、服从地松开了双腿,当我火热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时,她的身子像风中的落叶一般簌簌发起抖来。那娇嫩神秘的小穴早已经渗出了股股淫液,我用龟头在穴口滑动了几下,她柔软的阴唇被我圆圆的龟头磨擦着,玉琴的胴体轻颤着,像含羞带露的花蕊。我的龟头被她的柔嫩也刺激得差点发泻出来,我用龟头拨开那密闭的柔唇,轻轻往里一顶,玉琴一声娇柔的轻呼,弓起了背,双手一下子搂住了我的后腰,发烫的脸颊贴到我的胸口。她骚穴里边好热,温暖、柔软、滑嫩的一团包裹住了我的阴茎,那团软肉还在轻轻地蠕动,是那么销魂。

  我双手轻支起身子,一下一下有力地抽插起来,那团柔软细密紧紧缠绕着我的阴茎,每当我向外抽出时似乎都依依不舍,缠绵不休。玉琴在我的抽插中急声娇喘,非常享受,那婉约的娇态也使我激动万分,少妇曼妙的玉体在我的操弄下尽显媚态,不知插了多久,一会儿是男上女下,一会儿又是后进式,最后,我只觉得尾椎骨一紧,一股狂热的激流”呼呼“地喷射进玉琴的骚穴。玉琴的骚穴被我射得随之一阵痉挛,紧窄的小穴像一张小嘴儿似的吸吮住我的阴茎,吸纳着我每一滴精液,我的龟头仿佛一下子变大了许多,死死地顶在玉儿嫂的柔软里,吐尽每一滴酣畅。

  正当我俩相拥而时,门外”咣当“两声响,像是什么东西被撞翻了。玉琴忙说:”我去看看。“急急披了外衣就出去了。我猜一定是小芳。心想,小美人你也发骚了?看我如何收拾你。好一会儿,玉琴回来了,脸上没了刚才的娇美和舒畅,我忙问是谁,她不言语,立在炕沿前,不知应该干什么。我连忙把她拉上炕,搂在怀中,亲亲她,说:”是小芳?“她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说:”她知道我和你了,还说要告诉她爸。你说怎么办?“”她大概是也想做这事吧。“我说。

  ”你!“玉琴急了,”怎么办呀?你说呀?“我说:”让她快活了,不就不说了嘛。“”你想一个人霸占两个?想得美。“玉琴瞪了我一眼。

  ”那让支书知道了,我还能和你在一起吗?你还有好?还有啥法子。“玉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他在外面快活,我也想快活,只要你还不丢下我不管,你就去堵住小芳的嘴吧。不过……“我忙问:”不过什么?“”你可要常来陪我哦。“她搂住我的脖子柔声说。

  我亲了她一口,说:”那是当然的。你太骚了。“”我骚?那我就骚给你看。“说完,甩悼衣服,一把拉我上了炕。

  这次,我因心想着小芳,自己没射,把玉琴搞舒服了,一歪头睡死了。我穿了衣服,开门出去,刚走到台阶上,就被小芳堵住了。

  ”哥,你在我妈房里干什么?“”没……没干啥,就是聊天。“我有点紧张。

  ”哼,聊天还用脱光了?你瞒得住吗?“小芳提高了嗓门说。

  ”你都见了?“小芳反问我:”你是喜欢我妈吗?“我不知是什么意思,就说:”她对我可好了,是……是喜欢。“停了停又说,”我也特别喜欢你呀。“小芳说:”喜欢就要这样是吗?你……“我打断了她的话,说:”小芳,我一来就喜欢上了你。“说完,一把搂住她,吻了起来。小芳没想到,头转来转去的,推开我,说:”你干什么,急什么?“说完向自己的房间跑去,”啪“一声关上了门。我追上去,拍门让她开门,她就是不开。过了十几分钟,才听小芳说:”你真的喜欢我?“我大声说:”真的喜欢,小芳,你人长得漂亮,心肠也好。“半天,听小芳说:”那你进来吧。“推开门,只见小芳一丝不挂,双手抱胸,低着头的站在炕前。我又惊又喜欢,说:”小芳,你……“半天,小芳才抬起了头,轻声说:”哥,来抱我。“我呆了几秒钟,就一把抱起她,上了炕。

  热炕上,我先用眼睛慢慢地欣赏了这个少女白嫩的肉体,后用舌头吻遍了她的全身。又在紧张中尝到了处女的紧、嫩、热和爽,小芳在痛后也尝到了男女的快活。快活过后在我的拥抱中甜甜地睡去。我一身疲惫回去了。我觉得,小芳还放不开,需要好好调教调教。

字节数:17725
【完】

上一篇:【都市】堂姊小玲再度风骚 下一篇:【武侠】【上官飞雁】【完】